贱贱桑么

叶黄一生推,入教保平安2333

萌鼠游戏(灿白/短篇)

【上】

“白白,你到底在哪儿啊?

朴灿烈郁闷地朝空荡荡的客厅里喊了一声,可是却没有人回答他。他把床底沙发等宿舍内里里外外的角落都找了一遍,始终都没有发现边伯贤的身影。

白白该不会是还在生我的气吧?朴灿烈沮丧地低下了头。也不知道白白有没有吃饱睡好,真是让人担心让人捉急。

“砰砰”,厨房里好像传来了什么动静。

本来还垂头丧气耸拉着脑袋的朴灿烈,好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竖起了耳朵。等等,白白该不会是在厨房里找吃的吧?于是,夹杂着一丝兴奋,朴灿烈立马蹦跶哒地快速走向厨房。他顺着刚才发出的琐碎声音找去,内心是止不住的激动,白白会是在这里吗?

当他满心欢喜地打开一个黑色锅盖时,却发现了一只胖嘟嘟的小老鼠躺在一块还剩下一半的草莓蛋糕旁,四脚朝天呈大字状摊开睡得正香。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,吧唧吧唧小嘴,两边的小胡须颤了颤十分可爱。

呀,白白!想不到自己找了半天的边伯贤,居然在这里睡得辣么香。朴灿烈感慨之余赶紧把手机拿出来,把这样可爱的边伯贤给拍下来。

由于白白吃的太饱,撑着圆鼓鼓的小肚肚实在可爱,朴灿烈忍不住伸出食指往他肥肥的小肚肚上戳了戳。柔软的触感,淡黄略白的毛发在灿烈的揉捏下轻轻摆动。边伯贤不自觉的侧身翻过,像个小肉球一样抖了抖。可能是小肚肚被人戳着不舒服,他渐渐的睁开了眼睛。

刚醒过来的边伯贤有点小迷糊,还没反应过来的他瞪着圆溜溜的小眼睛,耸拉着小脑袋呆呆的望着朴灿烈。

“白白啊,你要不要辣么萌啊,变成小老鼠意外的适合你呢~”朴灿烈对着发愣的边伯贤嘿嘿一笑,一排牙齿闪亮闪亮的。

“朴灿烈?”

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后,边伯贤立马伸出小爪子捂脸尖叫,快速转身打算撒腿就跑。结果跑了几步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还在原地踏步。妈蛋吃太饱了,肚子好重跑不动。更悲催的是,一个重心不稳就摔了个狗吃屎。圆鼓鼓的小肚子像皮球一样,在与地面接触时弹了两下,搞得边伯贤差点把偷吃的蛋糕给吐了出来。

“白白,你没事吧?”虽然他那可爱的样子很萌,但朴灿烈还是有点担心的赶紧将边伯贤捡起来捧在手心上。

好吧,跑不掉了。边伯贤蜷缩着自己肉球般的小身子,不甘心的在朴灿烈的的手掌上滚了两圈。“哼,老子能有什么事。要不是吃太饱了跑不动,我现在会在你的手上么。”哎,想想都觉得蛋疼。

“白白啊,别生我的气了好吗?”朴灿烈眨巴着可怜兮兮的大眼睛,仿佛一只金毛犬似得摇着尾巴。没办法,只能用装可怜求原谅这最后一招了,他知道白白肯定会心软的。

看着两眼泪汪汪的朴灿烈,边伯贤很没骨气的心软了。但是他内心郁闷啊,压抑的他快要抓狂了。

“如果不是因为吃了你给的那颗糖,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,万一我这一辈子都变不回去了怎么办?”他急的快哭了。

“没事,我养你一辈子~”

望着朴灿烈笑的一脸贼贱的样子,边伯贤就不高兴了。再心软的人也是有脾气的,他挥动着四肢在朴灿烈的手掌上用力地拍打着表示抗议。“我不想当一辈子的小动物,我不要变成小老鼠。”

“放心啦,肯定会变回人类的~”

“哼。”修长的手指在小小的身躯上抚摸着,也许是顺毛的感觉太舒服了,边伯贤微眯着眼睛乖乖趴着,享受着朴灿烈掌心的温暖。

“来来来,我帮你洗澡。”由于边伯贤身上的软毛沾上了一点蛋糕摸起来有些扎手,所以朴灿烈决定帮他清洗清洗。

朴灿烈拿了个小盆子放了点温水,笑嘻嘻的把白白给扔了下去,顿时溅起一盆水花。

“哎哟喂,你温柔一点行吗?”算了,不跟他一般见识。正好有几天没洗澡了,浑身脏兮兮的。边伯贤一头栽在水盆里,用他的小爪子努力地抓洗着自己身上的毛。咱们的白白即使变成了小老鼠,还是很爱干净的。

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,边伯贤真不敢相信那萌萌哒黄白相间混搭毛色的小老鼠竟然是自己,太不可思议了!好吧,他承认自己这副模样确实挺萌的,边伯贤有些自恋的用小爪子使劲地揉了揉自己胖嘟嘟的脸颊,暗自偷笑。

“呀,你干嘛戳我屁股?”边伯贤露出哀怨的小眼神抛向朴灿烈,小爪摸了摸自己的PP不满的说道。

“白白啊,你这样乱动我很难帮你洗澡耶。”朴灿烈两手一摊,一脸无辜的说道。其实,他是故意的,不停地揩一只小老鼠的油。

朴灿烈,你过来,我保证打不死你,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。TUT

总算搞定了,边伯贤蹦跶哒的跳上一条白色的毛巾滚了几圈,朴灿烈拿着吹风机帮他把身上的水渍吹干,免得他亲爱的白白感冒了他心疼。

糟糕,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好像是有成员回来了。朴灿烈急急忙忙地把白白装进自己的口袋里,很速度的将水盆和毛巾收拾好,并示意边伯贤乖乖的在口袋里待着,免得被成员发现了不好解释。

说来也奇怪,白白变成小老鼠只有朴灿烈能听懂他想说什么,其他成员都听不懂,要不然何必藏着噎着。万一说出去成员投来个关爱智障的眼神,这就尴尬了。

边伯贤尽管不愿意,也没办法地躲在朴灿烈的口袋里,偷偷地观察外面的一切。

只见都暻秀提着一大袋买回来的食材,和金钟仁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宿舍。今天EXO荣获大奖,都麻麻心情好准备给大伙儿做饭吃。正巧连续吃了好几天的快餐,总算可以吃点美味的饭菜了。

倒是金钟仁这小子,吃炸鸡百吃不厌,你小心变肥身材走样啊我说。

突然,厨房传来一声大叫,吓得朴灿烈赶紧冲了进去。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金钟仁吸了吸鼻子转过头,眼角还挂着两滴豆大的泪珠。他指了指他最心爱的毛巾,一脸悲哀的说:“妈蛋,我竟然在上面发现几撮棕黄色的毛!”

我靠,拿错毛巾了。朴灿烈内心是满满的罪恶感,米安内~

“不会吧,我们宿舍里居然有老鼠?”都暻秀的小脸上写满震惊。

不是老鼠,是荷兰鼠,荷兰鼠!边伯贤不服的在朴灿烈的口袋里高举抗议的小牌子。

眼尖的都暻秀立马查看了今天刚买的草莓蛋糕,发现已经被咬掉了四分之三。看那上面残留的齿印,肯定是老鼠咬的。我的蛋糕……都暻秀低沉着脸。

“哼,别让我抓到!不然把你做成标本扔在太阳底下暴晒,看你还敢偷吃我的蛋糕。”

握草,你对待小动物也忒狠了,偷吃你一点蛋糕至于么?QAQ

于是,朴灿烈带着边伯贤灰溜溜的逃出了厨房。

“白白啊,你最近躲在房间里别出来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可不想在变回人类之前,就被成员解剖了……

——未完待续